來談談醫院的生活吧!


◎  食  ◎

之前一直很擔心動完手術後,必須要用鼻胃管才能吃東西,
因為聽說灌食非常不舒服,所以我對於這件事情的畏懼,遠比動刀為甚。
所幸,我術後情形還可以直接用口腔攝取流質食物,
聽到醫生說我甚至可以吃些布丁、果凍類的食物時,我簡直如獲大赦。

因為傷口的關係,我不能接觸熱食,
所以我就請小雞幫買忙了一大堆布丁、愛玉、豆花之類的甜點,
另外就是還有一種「能量果凍」讓我換換口味,
我本來就愛吃這些東西,
雖然連續兩三天都必須把這當飯吃,卻不以為苦。

而當小雞帶著她的晚餐來探病的時候,
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米粉湯、炒麵和小菜,此時散發著魅惑勾魂的香味,
已經好幾餐用布丁果腹的我,口水直流、肚子猛叫,
卻只能「望麵興嘆」。

能夠好好的吃東西,果然是種福氣啊!
每個人吃飯時,都該好好感謝老天賜的好食物,
以及能夠享受的好身體!


◎  衣  ◎

住院病患除了手上掛了一圈識別用的手環之外,
還要穿著病患服,寬鬆柔軟、穿脫容易,
當然是功能取向的設計,而不著重外表。
但說真的,那件衣服就是一副會吸人元氣的感覺,
不管是誰穿起來都會像是一下子蒼老衰弱好多。

除了病患服之外,開刀之前還要穿著更為寬鬆的開刀袍,
除了手錶、首飾、眼鏡那些一律必須取下之外,
裡面還不能穿著任何貼身衣物,
呵呵,不但有些涼颼颼的,還相當令人害羞啊!

 
                        ↑   病患服                             ↑   開刀袍


◎  住  ◎

多虧保險,我可以住比健保四人房好一些的雙人房,
空間並不寬敞,病床就是我的小天地。
雖然床墊軟硬適中,床單被褥清潔舒適,
但是病床就是比自己家裡的破爛床墊少了些溫暖。

其他設施,就是一個床頭抽屜櫃、衣櫃,
還有兩床病患共用的電視和衛浴,
因為手上扎著留置針,所以洗澡就變成必須單手為之的大工程,
不太靈光的冷熱水龍頭更提高了難度。
另外,還有一張坐臥兩用的訪客床,
讓探病的親友可以坐著休息甚至躺下小憩。

隔壁床住了一位大叔,約莫四五十歲,看起來還蠻健康的,
和我同一天住進去,也是動牙齒的手術,
但是情況比我更嚴重些,所以比我晚出院。
在我吃著布丁和果凍的時候,他只能用鼻胃管喝奶粉。
(然後嚴重腹瀉....)

他實在很妙,
睡著打呼、醒來放屁,像個單人樂隊似的,
總是在布簾的另一端提供各種精采的伴奏,
除此之外,其實他人蠻好的。
不過隔著布簾,我們也沒太多互動。

待在病床上的時間很漫長,必須找些打發時間的事情來做,
我找了古龍的小說來複習,隔壁大叔則喜歡看電視。
電視只有一台,所以我在想,
不知道會不會有病患為了看什麼節目吵起來。
至少我們這間和平的很,我不太看電視,
小雞來探病時偶爾會看看韓劇,其他時間,
就讓鄰床大叔收看「大愛電視台」。
我對大愛台沒有什麼成見,
但是在住院的時候,看到連續劇裡的重症患者奄奄一息的樣子,
其實還是有點怪怪的。


◎  育  ◎

啊,打錯字了,是「癒」~XD

開完刀之後,我上顎的傷口有七八顆牙齒那麼寬,
但是麻醉退掉之後,我也不會覺得很痛,
只是臉整個腫起來,人中和法令紋都被撐得找不到了,
看著鏡子裡陌生的自己,真的覺得挺好笑的,
人的五官真的很有意思,毫釐之別,卻會造成巨大的視覺變化。

因為不太會痛,所以我對於一天要打好幾針感到有點麻煩,
有的是抗生素、有的是止痛,
雖然因為有留置針,所以不用每次注射都要挨一下痛,
但有的時候點滴吊起來還是會讓血管不舒服,
也讓我行動比較不便。
我還在想,既然我不痛,
那少打點止痛針是不是也可以少些對身體的負擔,
不過後來證實我想太多了,出院不再吊點滴後,
我的傷口就開始痛了,那些點滴原來其實是很有效果的。

術後隔天,我按醫師吩咐至牙科門診上了個敷料,
就是用像口香糖一樣的玩意兒黏在牙齒上,
把傷口蓋住,避免接觸影響痊癒。
這也讓我臉部的扭曲變本加厲~XD

出院後隔天,我就帶著敷料和腫脹的臉,
馬上至工作崗位報到,但是這張臉實在好笑,
我很多時候索性帶著口罩,既保暖又遮醜。
我猜工作環境中的新同事們,
不知情的可能會以為我原本就長這樣,
然後隨著傷勢痊癒,臉也恢復正常,
他們就會以為我去動整型手術了~XD

(想像對白:「楷元,你是不是有去整型?」
「對啊,長得好像跟之前不一樣?」
「你該不會是要求醫師把你整成李李仁的樣子吧?」)





2/12晚上入住,2/13早上開刀,2/15出院,
四天三夜之中,感謝小雞的照顧和陪伴,
感謝爸媽和幾位朋友透過手機或網路傳來的溫暖關切,
尤其是託弟弟送來雞精的宜蓁、
帶工作資料來探望我的大成學長、
和帶兵撥交完就摸魚順便來探病的老弟。

 

 

創作者介紹

旋轉‧玲瓏

libr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皓毅
  • 哇!原來你是去開刀阿
    難怪消失了一段時間
    話說回來
    護士小姐是都不看電視喔...
    竟然沒認出你
    呼...

    不過其實心中有點好奇您開刀完的樣子噎
    我當初有開鼻子
    鼻子那邊真的就很像豬
    但是我當時開刀時非常不像病人
    因為我還嚷嚷著要去吃消夜=.=

    祝你早日恢復你帥氣的模樣啦
  • 哈哈~我開完刀的樣子當然是會嚴格保密的,除非我把電腦拿去修理,不然我想照片是不可能外流的,哈哈哈!

    至於現在的狀況已經恢復正常囉!謝謝你的關心!

    libram 於 2008/02/22 14:03 回覆

  • 皓毅
  • 你是在透露目前某大新聞事件嗎
    ㄏㄏㄏ~~
    不過你有好的路可走這是很棒的啦
    畢竟
    那條路說真的....
    其實玩過就好
    哈~~
  • 嗯,我很欣賞那句「玩過就好」的觀點喔!這其實就是我當時參賽心情的寫照。

    也希望你可以秉持這樣的態度來享受生活囉!:D

    libram 於 2008/02/25 09:23 回覆

  • 葉赫那啦.紫蛙
  • 加油

    加油喔
    那件醫院ㄉ服裝還艇可愛ㄉ
    by 葉赫那啦.紫蛙
  • 哈哈!紫蛙你也太捧場了吧!住院服穿起來非常的沒精神哩!

    總之,希望大家都能平安健康,醫院這種地方,最好還是能保持距離為宜囉!:)

    libram 於 2008/02/25 09:25 回覆

  • 皓毅
  • 小弟我因剛失戀
    才一直跟自己這樣說
    "而且我還年輕..."
    你應該也是吧~
    應該...沒大我很多啦
    哈哈~~

    所以我們都還年輕
    還有一堆事情可做咧
    再加上
    你現在可是前途無量
    有了穩定工作耶

    哪像我才剛要踏上研究所
    一整個差很多=.=|||
  • 別這麼說啦!我的工作三月底就結束了,絕對是稱不上穩定的;而研究所也是一個新階段的開始呀!所以我認同你「來日方長」的結論,請各自加油吧!也祝你趕快雨過天青!:)

    libram 於 2008/02/27 14:24 回覆

  • 小芬
  • 很冒眛,請問您是再那間醫院開刀及醫生,因為我牙齒情況好像跟您很像。是否可以告知!謝謝

    小芬
  • Meng Lee
  • 我明天也要開刀摘除囊腫,剛好搜尋到你的文章看了讓人覺得好笑,你應該po一張臉腫的照片的,謝謝李李仁的分享,讓我安心一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