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我會一直想到《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兩部片有很多的共同點:
主角抱持的生活態度,都難以見容於主流價值觀;
主角都曾以誇張的服裝造型出現、都曾託身於風月、都曾經被人狠狠的欺侮傷害;
這兩部電影的音樂都很輕鬆,襯托的主題卻很沈重。

看了這片,讓我回想起國中國小時期,
自己對於一些有點「娘娘腔」的同學,總帶著一些成見,我感到遺憾和抱歉。
還好後來長大懂事一些,結交的朋友也已不乏一些「溫柔的男生」。
(啊,不要對號入座啦~XD)

Patrick是個被放在教堂門口的棄嬰,
但是他被放在這裡,可不只是因為天主的僕人必定會收留可憐的孩子,
事實上,這小男嬰正是神父一段露水情緣的結晶。
神父不能親自撫養他,只好寄託給養母。

小小的他不知自己身世,「父親」一詞根本是個虛無縹緲的存在,
要欽羨、要模仿,全都無所憑依;
養母,是他生活的依靠,經濟的來源,在心靈上卻無法給他任何寄託。
真正影響他小小心靈的,是他的生母,
從鄰居口中得知自己的生母是個像極了大明星的美人,
依戀與嚮往在心中慢慢滋生,觀看、模仿,
進一步形塑了Patrick的性別認同。

從很多地方可以看出Patrick性格上的特徵,
他不介意其他孩子的訕笑,仍願意找智能不足的孩子當玩伴,
玩戰爭遊戲時,他不當英雄,寧願舉槍自盡也不願意傷害別人,
雖然自己的性別認同不被社會接納,但仍大方展現,不管是衣著或是日常舉止,
偶然得知生父身份,卻也沒有怨恨,只渴望能得到關於母親的消息。

溫柔,但是堅強。

這樣的性格,也讓他在踏上倫敦尋母之旅的路上,
平添許多獨特遭遇,
樂團走唱、兒童樂園吉祥物、魔術師助手、爆炸案疑犯、阻街女郎,
有坎坷,也有真情。

這段日子,他最常聽到的話有兩句,
「你太扯了!」
「你嚴肅一點好不好?」


太扯了嗎?

作文課半認真半幻想的披露自己不堪的身世、
在人前大方展現自己真實的性別認同、
把男友替革命軍藏匿的軍火通通扔進大海、
這些都很扯,

但用炸彈炸死一堆人、
槍決為了袒護女友和未出世孩子而走漏風聲的同志;
這些,不是更扯嗎?


嚴肅一點!

遊行的時候只關心可不可以戴粉紅色太陽眼鏡;
被誤認為恐怖份子而痛毆、刑求,卻還一派樂天的編造「小貓特務」情節;
(又,使用香水當武器而非手槍,實在是一絕啊!XD)
真相大白無罪釋放,卻又想要窩在安穩的拘留所;
這個人的場合感,看起來好像真的出了問題,

但比起英國跟北愛爾蘭之間的紛紛擾擾,
難道想找到愛自己 / 自己愛的人,快快樂樂的過日子,
不是件更該嚴肅看待的事嗎?


最後,他終於找到了母親,
近鄉情怯讓他不敢直接相認,只以「電信女郎」身份見面探訪。


原來,她,一點也不像那位女明星啊。


有失望嗎?
不,其實母親在他心中留下的空白,早就已經被自己的想像所填滿,
創傷,也已經被自己溫柔地撫平。
他的自我展演,早就已經不再是為了成為母親,而是成為自己。

他是Patrick,他更是「她」,Patty the "Kitten"。



看到這裡,不禁疑問,那「冥王星早餐」到底是什麼玩意兒啊?
那只是電影之初的一段小小經歷,一段短短的對話。
「邊界騎士」說得瀟灑:「最重要的邊界不是國界,
而是使人擺脫過去、邁向未來的那條邊界。」

所以,任何界限的存在,
不是為了捍衛、固守什麼,

而是為了要不斷的超越。


創作者介紹

旋轉‧玲瓏

libr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