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聽說一件朋友的親身經歷。


除了一張生日卡,三年多來,他和她沒有交換過隻字片語,
這位曾經對他有非凡意義的女孩兒,今年她的生日前,他又寄了張卡片。

她生日那天,他發現手機有一通未接來電,久違的熟悉號碼,
興奮的回撥,卻沒有人接。

他也不以為意,反正現代人總是忙碌,沒接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其實,他也沒有什麼特殊期待,
就只是想知道她過得如何,聽聽她的聲音。
一通未接來電,已經足以支持他一天一夜的喜悅。

又隔天,他再打了一次,
是她母親接的。

他才得知,她在兩年多前已經過世的消息。


是意外還是生病,我不得而知,
但是從他的隻字片語裡,我可以清清楚楚的讀到那種難以承受的心碎。

連離開,都不讓我知道嗎?

那種沒有出口的思念、那些來不及說給她聽的話,
好重,好重。

在我們覺得生離難以承受時,常常忘了還有死別的存在。
人死了以後,時空就靜止了,
渡邊心裡的直子、陳家洛心裡的喀斯麗、
響子心裡的總一郎、淺倉南心裡的上杉和也,
都將變成一個完美而不會動搖的存在,
可是,卻再也無法交流任何一絲的訊息或想念,也看不見自己的淚水或微笑。


瓊瑤式的哭天喊地、扯心揪肺,
其實沒有辦法表現真正遇到這種事情時,心裡感受的萬一。


    自從你去到一個很遠地方流浪
    不知道現在已經變得怎麼樣
    有沒有看見輕煙  或者你也不成眠
    或許你根本就是看不見

    我在的世界一天一天的改變
    改變的快要淹沒你清楚的臉
    少少的幾個短暫的鏡頭
    我努力把它記得很久

    如果我忘記  要到哪裡去追求

    啊  你是否看得見我
    啊  有沒話要跟我說
    啊  我沒有為你守候
    啊  相思很痛

    只是
    事情已隔了這麼多年
    我的一切已經都全部改變
    你的聲音依然聽得見
    你是心中破碎的收音機

    故意去忘記那年那月那天的別離
    那是我生命出現裂痕的日期
    甚至於前前後後那段交錯的時刻
    用去我所有勇氣

    我終於會到同一個地方與你相聚
    到時候是不是還記得我
    短短的幾個眼神的停留
    我一定可以馬上認出你

    如果看不到你  要到哪裡去追求

    啊  你是否看得見我
    啊  有沒話要跟我說
    啊  我沒有為你守候
    啊  相思很痛

    只是
    事情已隔了這麼多年
    我的一切已經都全部改變
    你的聲音依然聽得見
    你是心中破碎的收音機

    事情已經過了這麼多年
    我心中的你都沒有改變
    你的聲音依然聽得見
    你是心中破碎的收音機
                          lyrics by Wubai

創作者介紹

旋轉‧玲瓏

libr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