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一個念頭,投下了硬幣,換來了這三個小傢伙。









我很少夾娃娃的,關於商人偷偷把夾子調鬆之類的傳言聽多了,
加上對於絨毛娃娃本來就沒有什麼偏好,總覺得是女孩兒的玩意。

今天卻不知怎麼,好像戴著跳跳虎頭套的維尼在呼喚我似的。

「帶我回家!」

只投了三十元,跳跳虎維尼和驢子維尼就已經在我手上了,
旁邊賣東西的大嬸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我,
一個國中生則是用躍躍欲試的語氣呼喚同伴,「喂!這台很好夾!」

但他投了四十塊,只讓小豬維尼換了個位置而已。
在同伴嘲弄的眼神下,他氣呼呼的離開。
還不錯,還沒有罵髒話,或是攻擊機台。

在國中生走遠後,我不禁笑了。
走近夾娃娃機,對小豬維尼說,
「好,我都知道了,你等一下。」

又兩個硬幣,他就跟我手上的跳跳虎維尼和驢子維尼團聚了。

孩子,不是你的莫強求,是你的也躲不過啊!

賣東西大嬸的眼睛瞪得更圓了。
「喔!你是老千喔!」

我報以「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的微笑,
帶著三隻維尼離開了。

原來這種小事,也可以點綴苦悶的生活。

但換句話說,
苦悶的生活,竟也只能用這種小事點綴。
創作者介紹

旋轉‧玲瓏

libr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lymene
  • 超cute的ㄟ 好厲害喔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