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吸一口氣,我還活著。




有點不真實,但是,我很清楚自己有多幸運。



今天,為了一件小小的事,我要去中和一趟,不近的距離加上炎熱的天氣,讓我棄機車而決定開車前往,小雞也隨車同行。

千金難買早知道,這就是一個「如果早知道多好」的轉捩點。

一路車流都很順暢,所以即便快要下匝道了,我的時速大概仍保持在六十左右,就在這個時候,我前一台車忽然右切,我赫然發現——



我所在的車道,竟然已經回堵到匝道上!!前方十五公尺,正有一台小貨車停在那裡!!!



這樣的速度,這樣的距離,煞車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就在小雞的尖叫聲中,「碰」的一聲,撞上了前車。眼前一黑,視線裡再也看不見前方,像是只過了一瞬間,卻又像是一世紀。

定了定神,我發現擋風玻璃整個碎裂,引擎蓋已經整個變形掀起,再多靠近個半公尺,就可以戳進我的胸膛;原本發動中的車,除了熄火之外,還冒著因為水箱破裂而產生的蒸汽;趕緊轉頭看看小雞,正因為頸肩被皮包背帶勒到,露出痛苦的表情,不過看起來沒有大礙,也沒什麼外傷;再看看自己,這真是個奇蹟,我身上最嚴重的災情.....

竟然只是掉落腳邊的眼鏡。

驚魂甫定,下車看看情況,前面三台車都已經下車察看狀況,三台都是小貨車,乍看之下,跟我面目全非的車頭比起來,都沒什麼大礙,不過仔細瞧瞧,緊接我前面的貨車,車尾油壓升降梯毀損、車頭水箱破掉、儀表板也裂了。位在我前兩台的貨車,則是車頭骨架歪掉,連車門都關不太起來。而前三台的貨車,也有一些撞擊痕跡,但不嚴重。三位駕駛大哥看起來都不是壞人,我道歉時,直說「人沒事就好」、「好好處理就好」。

接下來的時間,才是一連串悲慘的開始。

警察記錄完現場,幾位當事人隨著拖肇事車的拖吊車,一起前往位於樹林的國道分隊做筆錄,雖然很繁瑣,但我一手造成這場災難,除了據實以告也別無他法。這時候的我,心裡一團亂,對於該怎麼處理心裡完全沒個譜,筆這時候我已經隱隱覺得哪裡不對勁了,但是自己實在也不知如何是好,那些拖吊的大哥又非常親切,所以就只能任他們安排。

到了車廠,首先,剛才親切的拖吊大哥忽然趕起了時間,說要跟我結剛才的拖吊費用,我早知道拖吊不便宜,但他跟我報價的時候,還是嚇了一跳,


七千元。


三台車,而且我的車已經無法拖,必須用吊的,加一加之後就是這個數。一時之間,我的腦中只迴響著「我被坑了」四個字。還沒完全回神的我,也忘記索取收據,就乖乖的付出了我的第一筆代價。另外,現在的狀況是被我撞壞的兩台車要在這家車廠報修,肇事的我負起賠償修車金額的責任。我心裡老大發悶,要是這家車行漫天喊價怎麼辦?背上好像貼了張「肥羊」的標籤。打給相熟的車行老闆,他請我跟另外兩台車主商量,到各自相熟的車行修就好,不過接洽無效,因為這兩人都是貨運行的駕駛而已,他們的老闆都不肯妥協。

至於我的車....



「只能報廢了。」面對這意料之中的結果,我連抗辯的資格也沒有,只能掙扎著看看怎麼樣處理損失可以少一點。歷經一段繁複的詢問、交涉、等待,最後還是決定,把那台廢鐵拖到我相熟的修車廠,請他多少折個幾千塊給我。



這一次,真的是名符其實的「鬼門關前走一遭」,雖然可能高達十幾二十萬的賠償金額是很沈重的負擔,


但是,

要是前面的不是貨車,而是高級轎跑車....

要是前面的駕駛乘客受重傷,我要負擔醫藥和精神賠償....

要是引擎蓋再逼近個半公尺.....



總之,我必須承認這一切已是不幸中的大幸,錢再賺就有,命就只這一條啊!思及此處,那些賠償金就當是花錢消災好了,也希望真的就像俗話說的,「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大家開車騎車,一定要小心。

創作者介紹

旋轉‧玲瓏

libr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