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遲,是古代極權統治下的恐怖刑罰,
拿刀把人的肉,一片片的割下來。
據說這種刑罰是用「刀數」來決定輕重程度的,
罪孽越重的人,就會被判越多刀,
「千刀萬剮」雖然誇張,卻也非空穴來風。

而施刑的人,必須具有專業的技術,
在應該割的刀數還沒執行完畢之前,
可不能讓犯人就這麼死了,一定要讓他受夠足夠的折磨才行,
否則,就由施刑者來代受剩下的刑罰。

 

光想就覺得頭皮發麻。

 

而今天,我意思意思的感受了一下這種恐怖。

 

因為要做牙套的關係,
我必須接受「牙冠增長術」這種手術。
名稱完全嗅不到恐怖的味道,
但簡單講,這種手術就是把牙齒周圍的牙肉挖開、刮掉,
讓牙質的部分多露一些出來,好讓牙套穩固的箍在上面。


開始,有一點恐怖的感覺了吧!XD

 

我跟牙醫打交道的經驗相當豐富,
所以手術之前,其實也不會害怕或是緊張,
不過這在我見識到術前準備的陣仗之後,
有了些小小的改觀........


我一走進刑場.....喔不,是坐上診療台,
助手就開始用碘酒塗抹我的口鼻四周、延伸到下巴一帶,
看上去就好像留了滿臉褐色的落腮鬍,
讓我搖身一變成了山賊......Orz
接著,我躺下後,
竟然拿了一塊有圓形孔洞的布罩在我臉上,
只讓我露出嘴巴的部分!
然後,助手說:
「等一下不管有什麼異狀,都不可以把手伸上來喔!」

難道.....會發生什麼血濺五步的慘案嗎?......
難道.....是畫面太過血腥,所以不讓我親眼目睹嗎?....
難道.....是刑具,不,工具,太令人怵目驚心了嗎?....


還好,經過醫師解釋,這一切的舉動都只是避免感染而已,
我之前沒見識過,只能說是小診所對這些步驟太馬虎了。


好吧,於是手術就在我的視覺被剝奪的情況下開始了。
而很快的,我的觸覺也被剝奪了——

.....廢話,這種手術要是不打麻醉,我大概會告醫院謀殺。


或許是因為這種手術比較痛,所以醫師麻藥打的份量還挺多的,
沒一會兒,我就覺得自己的下巴腫得像大力水手卜派了,
(儘管外觀依然如常。)
也暫時不再感受到任何冷熱疼痛。


由於是教學醫院,動刀的醫師兼具老師的身份,
所以施術過程中,很習慣不斷的跟我和實習醫師「講課」。
「現在要麻醉了喔,會有一點痛,請你深呼吸....」
「現在要開始切開牙肉組織,如果會痛請舉手,我會幫你補麻醉...」
「這個機器會鑽磨和噴水喔....」
...................
沒有了視覺和觸覺,又不能說話,
聽著醫師說明這一切,有種觀光客在聆聽導遊介紹景點的錯覺,
隱隱約約的感受到,各種不同的器械伸進我張開的嘴巴裡,
鑽、磨、挖、切、割、刮、鋸.....
該要毛骨悚然的,卻因為麻藥而毫無感覺,
彷彿一種靈魂出竅的體驗。


基本上,過程是完全不會痛的,
除了縫合的時候醫師不小心把針戳到了我未經麻醉的舌頭。XD
拿下蓋臉布、擦掉山賊的落腮鬍,
我又回到了這世界。
                    (不過我的下巴還沒。)


當然,儘管過了幾小時麻醉退去後有些不適,
但我這小小的手術也稱不上什麼痛苦,
(比較痛的應該是付費的那一刻.....5000元,心好痛啊......)
跟「凌遲」這種慘絕人寰的刑罰,根本不能比。

 

不過刑場走一遭的經歷,還是值得我記上一筆。

創作者介紹

旋轉‧玲瓏

libr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