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廿九日星期六,是決選的日子,
不同於初複選是在節目製作公司小房間裡錄影試唱,
這一次,我們要踏進三立電視台的攝影棚,接受更為正式的評審流程。

其實我一直搞不清楚這是一場幾分之幾的競賽,
各階段的選拔都分好幾個梯次,多少人報名、多少人晉級、
甚至是最後要選多少人上節目,我都不清楚。
從上次複選時參賽者的編號可以看出,總報名人數應該超過四千,
而聽其他參賽者說,決選好像已經刷到剩下百強。

今天這個梯次,只安排了25位參賽者來試唱,
所以現場跟前兩次門庭若市的情形截然不同,
而且到了這個階段,很多人的面孔都已經很熟了,
像是幾位當時金旋獎的其他參賽者,還有一些新認識的朋友,
等待過程中,大家已經能一小圈一小圈的閒聊甚至玩鬧。

正式試唱前,有幾件事要在等待區完成,首先是填寫一份奇怪的「兩百問」。
顧名思義就是一份兩百題的問卷,
問一堆諸如興趣、專長、經驗、性格等個人資料,
問卷開宗明義表示這些問題是為了作為「選曲參考」,
但實在很冗長,每個人都填得很痛苦。
另一方面,在思考「我最難忘的糗事」這類問題之餘,
還要輪流拍檔案照片、錄製自我介紹的短片,這是偷偷觀察其他人的好時機。
有一位很吵的大叔,看起來已經年過五十了吧,就是一般中年人的打扮,
能跟年輕人一起搞這玩意兒,還能來到決選,
真的很不簡單,很想聽聽看他唱。
(他很盡責的詮釋了這個比賽「不限年齡」的特色,
  好像在嗆楊宗緯一樣....XD)
有一位小個子,一上鏡就用高分貝的假音唱京劇,嚇壞在場所有人。
(他去一旁吊嗓練習的時候更是驚人......Orz)

面對鏡頭,我們都要回答參賽動機、以及如果得到獎金要怎麼使用等問題,
在我之前的幾位參賽者,獎金用途包括繳學費、
存起來、好好瞎拼一下之類的,
我想到自己以前不知天高地厚開給爸媽的支票,到現在都還只是芭樂,
所以輪到我的時候,就回答:
「雖然一百萬還不夠養我到現在,但可以多少還一點,
   夠讓我帶爸媽去歐洲玩一趟。」
結果,「帶爸媽出國玩」就成為之後參賽者的「標準答案」了.....XDD

前置作業告一段落,重頭戲登場,
參賽者開始以五人為一個單位,準備前往攝影棚試唱,
我的編號讓我排在第十五位,也就是第三波的最後一個。
這次果然如之前預告的,給每位參賽者較充分的時間表現,
前十個人大概就花了一個多小時。
快輪到我們這波stand by時,第一波已經有人出來了,
唱完的人又要錄一段影片說明試唱後的心得。
聽著接連幾位參賽者,描述一排評審老師板著臉聽歌的樣子,
又是如何如何的指摘缺點,讓現場還沒唱的人都多了幾分忐忑。

然後,輪到我們這一波前往攝影棚了。
只有兩位選手可以進棚,一位正式唱,一位準備,其他就在外等候,
輪到我進棚準備時,望向評審席,我險些失聲驚呼!

今天我準備的歌曲是張信哲的「不要對他說」,
而這首歌的作者兼製作人,黃國倫老師,就坐在評審席!!!
...............
繼上次金旋初賽原唱林志炫坐在台下之後,我又一次面對班門弄斧的窘況,
可以說是論文口試除了哈伯瑪斯之外,漢娜鄂蘭也跑來當口委的情形。

除了黃國倫,其他幾位評審也都是知名音樂人,
丁曉雯、左安安、吳大衛、以及擔任初複選評審工作的節目製作人,薛聖棻。
在正式試唱前,工作人員確認曲目時,我才一念之間換成這一首的,
這無心插柳,增加刺激程度是一定有的,但主何吉凶就不得而知了。

終於該我了,面對攝影機,又要再一次的自我介紹、說明參賽動機,
講了很多次,有點煩的我,真的很想說
「我家被高利貸追殺,我需要那一百萬!」
但看到五張不苟言笑的評審面孔,我還是換了一套說詞:
「唱歌對我而言是件快樂的事,所以,
   就算不能唱得比別人好,我也要唱得比別人開心!」
事實上,這也是我的真心話。
當我開口說要唱「不要對他說」的時候,黃國倫老師果然眼睛一亮,
「這我的歌耶!你知道嗎?」我笑著點點頭。
他眼中閃過一絲「膽子不小哇」的神色,「不好唱喔!好好加油!」

這首歌的鋼琴前奏,對我的節拍能力是一大考驗,
練習的時候就常常抓錯拍,所以當卡拉帶的音樂一下,
便聚精會神的聽著拍子,深怕太趕或錯過。
不料,太刻意跟拍的結果,別說拍子有沒有抓準都不知道了,
還把前幾句唱得非常生硬死板!相當糟糕!
還好後來音樂拍子變得比較明顯之後,我開始進入狀況,
聲音也算有開,覺得自己後半段表現得就還蠻不錯。

唱完,我面帶微笑等待評審的宣判,黃國倫老師果然又第一個拿起麥克風。
這首歌的原作者到底會給我什麼評價呢?
唱歌時都不會怯場的我竟開始有些緊張........


「說實在的,」
他停頓一下,我也跟著深吸了一口氣,
「在現在歌壇充斥一片楊宗緯式煽情唱法的時候,
  我非常希望能聽到像你這樣的聲音,乾淨、清澈。」

我非常驚訝,這....這應該是稱讚吧!?
我詮釋張信哲的歌,還能夠得到製作人這樣的評價,
一時之間讓我有些飄飄然!
但轉念一想,把讚美放前面,
應該是因為後面還有批評要說吧?果然,只聽他接著說:
「但是,有幾句確實沒唱好,你自己也曉得吧!」
這時吳大衛把麥克風接過去,
「你的音色很好,但是真假音之間的轉換還要再加強。」
我感激的點頭稱是,黃國倫老師又開口了,
「這是我的歌,所以我想多說幾句喔,你很喜歡張信哲的歌嗎?」
其實我也很喜歡伍佰的啦!但是當然不會在這裡這樣講。他繼續說,
「你還蠻適合的,但是這首歌很不好唱,其實你可以不要挑這麼難的。」
此時我心中的OS其實是:張信哲到底有哪首歌是好唱的啊?
不過我還是非常誠懇的感謝了評審的建議,隨即離開攝影棚。

出來以後,幾位唱完的選手彼此交換一下評語,發現我的還算不錯了,
有一位只得到「眼睛不要亂飄」的建議,有一位更被直接指陳沒唱出韻味,
儘管有位參賽者因為評審跟他說「小子,唱得不賴嘛!」而感到非常高興,
(這應該是我們聽到最好的評語了。)
不過我對於自己得到的評語也已經心滿意足。


這次已經是決選,所以通過者就是要參加正式錄影的人選,
人數上必須比較精準的控制,所以不像初複選時,
有人在評語中就可以馬上知道是否通過,
必須等到評審聽完所有參賽者才會決定。
而如果決選真的是最後百強的話,那以今天25人試唱來計算,
應該還有三個梯次,結果還有得等囉!

 


創作者介紹

旋轉‧玲瓏

libr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u
  • 恭喜你耶~
    另個密碼偷告訴我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