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從小就非常愛唱歌,還參加過合唱團,
但其實我連簡譜都不會看。
小學上音樂課的時候,樂理都不怎麼認真聽,
到了唱歌的時候,我也從不倚賴樂譜,
反正歌詞旋律節拍記起來就好了。
(還有一件我覺得很奇怪的事,
   就是為什麼後來的小學生都有上過直笛課程啊?
   我就從來沒上過啊!害我一直以來會的樂器就只有響板和三角鐵!)

※※※    ※※※    ※※※    ※※※ 

上了國中,開始是會追逐偶像的年紀了。
辛苦一點一點存下的零用錢,都拿去買了每卷一百五十元的錄音帶。
還會為了誰的偶像比較帥而吵起架來。
我受表姊的影響,而成為了王傑的歌迷,
他滄桑高亢的聲音,我到現在還是非常喜歡。
影響所及,那時候覺得,
就是要皺著眉頭過日子才是真男人、穿著繡國旗的夾克才叫帥、
蜜糖情歌是靡靡之音,苦情的歌聲才有生命的重量....
也從王傑這些苦到不行的歌曲之中,建立了我生澀的愛情觀。

可是國中的這一段日子,學校可以說沒有音樂課可言,
只上了一個學期,唱會了校歌,之後的音樂課就被挪用來上「正課」了。
我還記得,我們班的「音樂老師」教的是歷史,
還算有良心,「音樂」的期末成績不是用歷史小考來算,
而是利用兩堂課當作同樂會,大家上台表演,作為成績。
這也讓我國中的「音樂成績」相當出色。XD

不過,我不會看簡譜的事實仍然沒有任何改變。

※※※    ※※※    ※※※    ※※※

升上了高中,音樂課的角色依然沒有多大轉變,
一方面是自己用請公假或蹺課迴避掉了不少上課機會,
另一方面對於上課的印象也只剩下音樂家的傳記電影。
但在正規課程之外,我有一次跟音符結緣的機會,
那就是社團。

在逛社團博覽會的時候,有幾個社團我比較有興趣,
包括科研社(小時候志向是當自然科學家XD)、吉他社、和說研社。
科研因為學長給我的感覺都「怪怪的」,
(現在想起來,大概就是有點宅+變態的感覺吧!XD)
所以後來決定參加後兩者。
知道我加入吉他社,那年的生日爸爸還買了把便宜吉他給我。

可是我的吉他之路走的並不順遂,
樂理知識太過貧乏的問題,讓我在入門的時候遭遇不小的困難。
吉他社人多勢眾,學長教學弟都是整間教室一大群人一起上課的,
這時候我的窘境就一覽無遺了,旁邊的同學已經對著譜跟上了學長的指示,
我還在額頭冒汗不知道學長口中唸的是什麼術語。
而我的手從來就不算巧,跟我的口舌比起來,笨拙程度更加明顯,
於是在成就感難尋的情況下,我的重心順理成章的慢慢移到了說研社去,
那把吉他,就這樣被我束之高閣,跟灰塵相伴,終至壞掉。
(這件事我一直很過意不去,來告解一下。)

我跟音樂的關係,又只剩下唱唱KTV、聽聽流行音樂,
所差者,只有從錄音帶變成了CD、從只聽王傑到多聽了伍佰。

創作者介紹

旋轉‧玲瓏

libr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