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稱不上一帆風順,但論文進度總算是開始上軌道了,
所以「出社會」這件事,也是我越來越難以用論文來搪塞的話題。

儘管寫論文有時候挺煩挺累的,
但是我也知道,這已經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了。
跟出社會即將面對的無奈和壓力比起來,
此刻我所遭遇這種紫色的疲倦,其實根本不算什麼。

關於未來,總是把理想掛在嘴邊,
但是有時也會覺得自己很天真、很逞強。

這個禮拜,接觸了很多正準備研究所口試的考生,
看到她們對於畢業後的規劃,
都是成為一個「改革媒體、貢獻社會的新聞工作者」,
我不禁心中笑罵,
「天真。」

跟我一樣天真。



我覺得自己的眼界一直沒打開。
從小生長的家庭,很幸運的沒發生過什麼大變故,
在經濟上,雖然不富裕,但也從來不需為了生活必要的支出傷腦筋;
沒有真實感受過貧窮、沒有體會過必須努力賺下一餐的滋味、
不曾被黑道追債或是找麻煩,
也沒有投資忽然大賺一筆橫財、或是一夕之間慘賠,
所謂的理財經驗,大概只有「定存」吧!XD

高中、大學的時候,曾經努力玩社團、參加活動,
還曾經以交遊廣闊自豪,
但除了當兵那兩年以外,結識的人其實背景都很接近,
大部分集中在中產階級以上的知識份子,
更別說在進入研究所以後,交際圈已經嚴重萎縮,
許多曾經出現在生命中的人,
現在都已經成為湮沒在人群裡的過客。

就連打工的經驗,從以前到現在也都只做過某些「技術密集」的工作,
公關接待人員、家教、補習班老師、電訪員、書刊編輯、研究教學助理....
我不曾在工地扛過鋼筋、不曾為人端過盤子、也不曾在街邊叫賣東西。

這些侷限,都可能會為我的思考和觀察帶來盲點。



就算對於自己想要作的事,我的見識也極其有限,
只有在無線電視台實習一個月、
參加過幾次小型的社會運動。
除了這些之外,就只有不切實際的想像和嘴砲。

「天真啊。」



跟一位記者(好吧,前任記者,你有看到我在說你嗎?)聊過,
「等當了記者,你也會變那樣的。」
我還是倔強的不願承認,但心中對於將會遭受的壓力確實是惴惴不安。

應該很少社會新鮮人會像這樣,
希望投入一個自己天天在罵、待遇又不佳、前瞻性更糟糕的領域。
但是只在外面罵而沒有實際親身體驗過,
我會連自己都難以說服。

所以,我這個社會菜鳥,對於未來不是懷著躍躍欲試的衝勁,
而是對於某些志向難伸的無奈感到不安。
一個菜鳥記者剛進公司,抱著他在課本裡學的那一套,
傻呼呼的建議主管,「我們是不是該秉著良心作新聞?」
喔,感動得我都快要哭了,
不過,你還是去別家吧,我們這裡不是公共電視。
如果不想馬上丟飯碗,或是立刻黑掉,誰不是乖乖的?
該作模擬畫面就作模擬畫面、
該問痛哭家屬的心情就問、
該稍微加一筆減一筆,就偷偷的給它歪曲一下下。

不過,我始終相信,
基層的小記者再怎麼身不由己,也會有struggle的空間,
跟我談的記者前輩,也告訴我隨著經驗和技術增長,
很多糟糕的作法都會有替代方案的。(皖瑄我有感謝你了喔!)

擁有多少資源,就做多少事,
如果我不能決定要跑哪一條新聞,至少我可以決定選用什麼畫面;
如果我不能決定選用什麼畫面,至少我可以想辦法加上馬賽克;
如果我連馬賽克都不能加,至少我可以詳細查證、忠實報導;
如果我沒有時間查證卻不得不發稿,至少我可以小心翼翼、字斟句酌;
如果我的稿寫好卻被改得亂七八糟.......

................他媽的還真的有點不知道怎麼辦。

但是我確定,只有努力過,才會知道自己和這個環境的極限在哪裡,
而隨著能夠掌握的資源越多,可以作的事就會越多,但責任也越重。
(蜘蛛人啊....Orz)

加油吧,
我會走出溫室的。


創作者介紹

旋轉‧玲瓏

libr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昀隆
  • 楷元..<br />
    加油..<br />
    新聞界就是需要你的熱情
  • tsoclaire
  • 哈哈~ 講到被改稿<br />
    有一次我晨班(那時在東森)<br />
    凌晨四點上班喔<br />
    就一條鳥新聞,經理把我叫過去<br />
    皖瑄~妳這個地方不能這樣寫,要改<br />
    好...我改<br />
    改完播出後我以為差不多可以準備下班了(下午二點多)<br />
    協理來了<br />
    皖瑄~新聞不是這樣做的-_-角度不對<br />
    好...我再改<br />
    此時攝影臉色已經很難看了(廢話.凌晨上班到下午三四點還沒下班.誰<br />
    都會不爽)<br />
    沒想到這次連播出都還沒播出<br />
    襄理也來關心了<br />
    皖瑄,妳那個新聞要改一下喔<br />
    我-_-可是協理跟我說.....<br />
    妳照我說的改<br />
    這時老攝影不管我已經自行下班了<br />
    我只好去求長官找別的攝影幫忙<br />
    這時出現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br />
    攝影組組長來了<br />
    皖瑄妳稿子不應該這樣寫<br />
    來,妳照我這樣寫<br />
    喵的<br />
    你是管畫面的,天....他的稿子根本不能用<br />
    落落長...看到我快瘋掉的臉<br />
    還算有良心的長官說<br />
    妳回家吧.不用改了<br />
    那時大約已經是晚上七點了<br />
    <br />
    我的熱情就在這樣的拉鋸戰中消耗一空<br />
  • libram
  • 謝謝昀隆哥的打氣,我們的論文要一起加油啦~<br />
    <br />
    謝謝你,左大美女。你的一些經驗談,對我而言非常非常重要。<br />
    <br />
    這一篇文章,其實也是在幫快要面對這種問題的我,預先打一些強心<br />
    針。對於所有會消磨理想和熱情的因素,我都希望能先給自己充足的心<br />
    理準備,如果現在的熱情還不足以對抗那些事,那我就必須再把我的熱<br />
    情加碼。<br />
    <br />
    當然,很多事有時而盡,能夠走到什麼程度,我真的不知道。如果能多<br />
    吸收到一些在夾縫中求生存、在黑暗中爭取一絲曙光的小技巧,這就是<br />
    我該努力的。<br />
    <br />
    盡力而為,我知道我很天真,口氣也很狂妄,我只希望現在的這些宣<br />
    示,能在未來將要迷失的時候提醒自己,也能讓我的朋友願意在我快撐<br />
    不下去時候給我鼓勵。<br />
    <br />
    Wait and see.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