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12 Thu 2007 12:15
  • 冷漠

德國基督教信義會牧師Martin Niemoeller的詩:

    當納粹對付共產黨,我不發一言;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當他們對付社會民主黨,我不發一語;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黨員。
    當他們對付工會,我沒有抗議;因為我不是工會會員。
    當他們對付猶太人,我沒有反對;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對付我,已無人能為我仗義執言。



冷漠和怕麻煩,總讓我們少伸出了那隻手、少說了幾句話,
以為閉上眼睛就看不見,但其實你對於結構的縱容,
總會悄悄的、不知不覺的,對你進行反噬,
還有一點知覺的人,會後悔自己當時的冷漠,
完全麻木不仁的人,卻在怨天恨地之際,
完全忘記自己也必須為了冷漠負責任。



雖然囂張,但是我想要在這個屬於自己的園地裡高聲說,
這輩子我想要作一些「對的事」。
讓自己和身邊的人過得更好,當然是很棒的夢想,
但是我希望自己能作得更多。

看到這裡的人都是見證,如果之後我沒有走在這樣的道路上,
請義正辭嚴的提醒我曾經發過這樣不知天高地厚的豪語,
提醒我在和現實妥協之際,不要忘記了自己的初衷。
創作者介紹

旋轉‧玲瓏

libr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ibram
  • 自己來回應一下:<br />
    <br />
    雖然說提醒自己不可以冷漠,<br />
    不過值得關心的事情也真的好多啊!<br />
    <br />
    果然說一個社會承載的社會運動能量是有限的,<br />
    大家的激情如果在樂生就被用盡,那蘇花高就要悄悄的來啦!
  • 肥佬湯
  • 社會的激情在紅衫軍倒扁就被榨乾了<br />
  • libram
  • 這也是我後來很賭爛那個運動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