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此連結閱讀原文
                                   cf. fjumonkey   台北啟示錄29

過度樂觀和過度悲觀的人,其實只有一線之隔,
他們都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世界,
自欺欺人。

那些當作看不見的事,若真能視而不見,那就好了,
偏偏人卻總在矛盾中掙扎,
該記的記不住、該模糊的看得太清楚、
想刻意遺忘的往往反而更加鮮明。

而看不見,也不代表真的就可以消失無蹤。




然而好或不好,又該由誰來評斷呢?


或許時間會給答案。


創作者介紹

旋轉‧玲瓏

libr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