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禮拜,至少有兩天,我必須坐捷運通勤,
這段路上,我幾乎都會帶著MP3隨身聽,
原因是因為,我發現自己很難忍受放學時段總會出現在車廂喧嘩打鬧的中學生。
「死小孩。」

週末回家,國道客運上,我想一路睡到目的地,
兩個歐吉桑卻旁若無人的大聲聊天。
「死老頭。」


音量開大,眼睛閉上,來個眼不見為淨。


然而我發現,我過濾掉的不只是囂張討厭的小鬼、擾人清夢的中年人,
我把什麼都過濾掉了。

我看不見捷運窗外,似幻實真的台北街景;
我看不見車廂裡,小情侶的耳鬢廝磨、老夫妻的相扶相持;
我聽不見博愛座上,母親安撫逗弄嬰兒的輕聲細語;
也聽不見講著手機的人們,正交流著什麼樣的喜怒哀樂。
這個世界,有好多影像,好多聲音,
我收到了多少?忽略了多少?

放眼四顧,捷運車廂裡帶著耳機的人非常多,
跟我一樣,幾乎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是強烈節奏、是悠揚旋律、是異國語言、是廣播節目,
每個這樣的人,似乎都變成一座沒有窗戶的塔。

偶爾,該拿下耳機,把門打開,
珍惜自己還可以觀察這個世界的機會。
創作者介紹

旋轉‧玲瓏

libr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