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發現,我並沒有幫我的機車取名字,
結果到了要跟他告別的時候,卻連個稱呼都沒有,
只有個冷冰冰的字母和數字組合。

這台破車已經難騎很久了,前一陣子開始變本加厲,
已經嚴重到我擔心會忽然在行進間爆炸解體。
正在考慮要不要換車,就有這麼巧的事,
媽媽銀行的客戶有二手機車要便宜賣,
就這樣,告別了這部陪我八年的坐騎。

跟之前的雅哥不太一樣,要送他去報廢,
我竟然沒有太多的不捨與難過,
這可能是因為他的「晚年」確實不怎麼好相處,讓我在通勤的時候受盡折騰。

油門很緊,每次催油催到肩膀都快歪了,長程騎下來手腕酸痛、手心長繭,
但就算催到引擎已經在尖叫嘶吼,最高也只能跑到時速五十;
由於空氣濾清器鬆動和排氣管的鏽蝕,
騎車時會有鼻涕呼吸聲伴奏,不時出現爆炸屁聲嚇我自己一跳;
車殼歷經多次碰撞(肇事者有三位以上),破的破、裂的裂、鬆動的鬆動,
每次停車牽車還要擔心會不會把前板整塊扯下來;
後視鏡鎖不緊,像米格魯的耳朵一樣晃來晃去;
耗油超兇,我一度懷疑油箱是破的;
前叉是歪的、後輪軸有怪聲、避震器是裝飾、時速表永遠停在零、換機油要憑感覺....

(寫到現在,連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敢騎這種東西到處跑.......)

雖然這樣,還是要感謝他。
考上大學後,我就要告別高中時騎的豪美小綿羊,換騎重型機車了,
當時對台北停車狀況不瞭解的我,還很天真的在考慮Majesty,
(現在覺得在台北騎Majesty的都是傻瓜。)
回想起來,多虧老爸勸我騎舅舅的二手迪爵就好,好停好橋,又不容易招小偷。
當時雖然是二手車,不過也才跑了三千多公里,
狀況還很好,可以載著大一的我跟著宿舍好友們到處去夜遊。
當時男生宿舍的三大賽車手我還榜上有名,我不是風馳電掣的那一型,
但是掌握了車間空隙和號誌變換,讓我在塞車時就是比其他人快,
所以我可是市區競速第一把交椅啊!

我大三時,則是他的風光全盛期。
當時交了一位住在板橋的女朋友,
又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竟玩起接送上學這種恐怖的遊戲,
所以當時我每天的行車基本路線就是:

京華城(我住處)→ 板橋新站(她住處)→民生東路台北大學→板橋新站→京華城

如果有其他行程則另計....

...................我看就是這一年把車操壞的....................

其實不只這些,我騎過他去宜蘭童玩節、去過好幾次中央大學、桃園復興山莊、
在社團玩到昏天黑地那段時間,都是他陪著我東征西討,
系學會會長任內,他曾幫我載過大桶的綠茶、好幾箱的書展展覽品,
辦營隊的時候,他幫我運過無數的器材、道具、行李,
甚至搬家的時候,也是他陪我一起扛著矮櫃、事務機......
八年來,他帶我去過太多地方、幫我載過生命中的伙伴與過客。

糟了,本來還說不會不捨得,結果囉哩囉唆的結果,
就是我又開始替他難過了。

嗯,就叫你小J好了,雖然是要分別時才幫你取的名字,
但至少,以後的我會用這個名字和這篇文章來緬懷你,
以及有你相伴的一切回憶。
創作者介紹

旋轉‧玲瓏

libr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肥佬湯
  • 說起來我跟你借過它兩次耶<br />
    那油門跟煞車真是要命啊(一度我懷疑根本沒煞車)<br />
  • libram
  • 我自己有撞過,我當兵時我弟拿去騎有撞過,<br />
    蘇柏誠跟我借車時有撞過,<br />
    該不會你跟我借的時候也有撞過吧?
  • 肥佬湯
  • 我百分之百確定它在市民大道上翻滾兩圈後看起來跟原本的樣子沒有差很<br />
    多....
  • libram
  • 但是騎在上面的人樣子應該就會差很多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