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蘇軾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這是許多人公認,中國文學史上最動人的悼亡作品,高中的時候,王文河老師帶著我們一字一句細細品味,雖說少年不識愁滋味,但其中深刻的情感和無以名狀的淒涼,仍然深深烙印在我腦海。

九月七日下午,打開電視看新聞的時候,我不禁失聲大呼,當年的同袍吉祥哥,竟然慘遭橫禍,凶器是他再熟悉也不過的戰車。恍如雷轟一般,我呆在當地久久不能平復。

我服役的五八六旅,一向事故頻傳,這三年內前前後後死了超過十個人吧,有的上了新聞有的沒有,我自己帶過的連上就曾有兵自縊身亡,只不過,這麼熟識的人忽然成為了主角,讓我一時很難接受。當年剛下部隊,就是分到戰一營當政戰官,吉祥哥那時是一連的連長,給我的印象非常好,絕對不是那種浪費公帑的米蟲軍人,他官校出身,精實幹練卻又平易近人,對自己要求很高,一向是長官眼中的好部屬、部屬眼中的好長官,還得過莒光連隊的殊榮,在我軍旅生涯見過的連長中,他應該是數一數二優秀的,對於我們幾個菜預官從不擺起學長的架子,在親切指導的同時也給我們充分尊重。

怎奈何,竟發生這樣的憾事,我和同梯們都完全無法接受。講的刻薄一點,軍中的爛人死都死不完,這種慘事怎麼會輪到這麼難得的好人呢?他年底就要結婚和升官調職了,誰料得到竟逃不過命運的捉弄。

這則新聞被當成重要的社會事件來處理,掀起了非常大的關注與討論,大部分人只透過媒體認識這個人,但他卻是鮮明的活在我的記憶裡。未婚妻子淒楚近乎癲狂的模樣,透過螢光幕一遍又一遍的播送,我每看一次都是眼眶含淚、鼻頭發酸。這股心碎,我彷彿也感受得到。利用週末回了趟台中,去吉祥哥的靈前拈炷香,希望他在另個世界能夠安息,也保佑那些為他夜夜哭泣的深情人們,能夠趕快走出悲傷,好好生活。上香的這一天,剛好有六十幾位他官校的同學也前來致意,他們在靈前列隊站好,上香行禮完之後,竟然開始大聲的唱起軍歌,聲音非常宏亮,但我在他們臉上看到的不是剛毅剽悍,而是哀戚悲壯,許多學長更是流下淚來,我目睹了這非常令人動容的一幕。

從事法律、新聞、殯葬行業的工作者,死亡在他們的生活中已是稀鬆平常,但是千萬千萬不可以就此麻木,對某些人來說也許只是工作的一部分,對某些人來說,這卻是令人斷腸的生離死別,所以處理的時候一定要記得留住自己的同理心,想想這若是自己的親人又該如何。

創作者介紹

旋轉‧玲瓏

libr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