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蚊子的力道,已經開始超過打死它所需要的程度了,

 

這是一種復仇。



                為了手上的那一抹鮮紅,
                                血債血償。


                           〈記於被蚊子吵醒的凌晨五點半〉

 

創作者介紹

旋轉‧玲瓏

libr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