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為自己在錄影時的表現選一個詞來形容,還真不容易。
「慘劇」和「災難」我不太確定哪一個比較精準......


好吧,先說結果,這次的錄影淘汰四個人,我列名其中。


沈澱了一天一夜,還是很難把所有思緒給整理清楚。



23日的彩排,我把「哭砂」這首經典歌曲唱得很糟糕,
但是我記得上週的情形,所以我告訴自己,不要喪氣,
把薛哥和企鵝哥的建議聽進去,
回去好好練習,明天好好表現就好。

 

這天,最沮喪的卻是娃娃和Josh,
一個從敗部復活敗被救回來,
結果馬上要演繹高難度歌曲,偏偏又抽到一號;
另一個卻是對於繞來繞去的中文歌詞很頭痛,
始終背不起來。
我想起上週的自己,很不忍心看他們這樣,
所以明明自己也是唱得一塌糊塗,但還是卯足了勁給他們打氣,
我想提醒他們,也提醒自己,不要忘了自己的初衷,
那就是,唱歌該是一件快樂的事,不是壓力。


不過,看來我自己並沒能夠貫徹這個想法。


正式演出的時候,我只唱第一個音,就嚇到了,
「那是我的聲音嗎?」
非常奇怪,那是一種好像你想舉左手,右腳卻抬了起來的感覺,
慌。
我對於完全無法控制自己聲音這件事感到非常非常慌張,
只差沒有揮舞雙手大聲喊「卡!這段重來一次!」
想調整,卻是越調越糟糕。

以為自己彩排時已經唱得很爛,再糟也不過如此了,
但很顯然的我評估錯誤。

真的不知道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錯,練習的時候不是這樣的,
是觀眾與評審帶來的壓力沒調適好?
是得失心太重、太刻意想唱好卻弄巧成拙?
是自己跟樂隊演唱的本事太不純熟?
還是麥克風和音響的效果太不習慣?
當然,這些都不能當作藉口,
作為一個表演者,舞台上呈現的才是一切,
無法把練習時的狀態維持到正式的表演,
這就是我該面對的問題。

唱完後,自己心裡當然有數,其實一點都不想聽講評,
很想請製作單位直接把我的畫面剪掉。

陳國華老師很直接的指出,
我今天的表現在任何方面都是不及格的,
但最讓我難過的,卻是黃國倫老師的講評。
我知道老師對我有所期待,
而我從語氣中就可以感覺到他的無奈和失望。

上週的評審舉牌,因為有所期待,所以閉著眼不敢直視,
而這週我很清楚,這樣的表現,
即使評審給我過關我也不能接受,
所以便睜著雙眼接受心裡早就有底的評審結果,
不過我非常訝異也非常感激,
一向嚴格的王治平老師居然留了一票給我。

走下舞台,老弟已經在等著我了,
聽得出來,他的失敗感言也是已經練習過的,
但是我還是很感謝他的打氣與支持。

錄失敗感言的時候,
我,其實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表情。

工作人員事前一直提醒,不用壓抑情緒,
想崩潰就放心的哭出來,但若不想哭也不用刻意營造悲情。

其實應該是要感到難堪的,
身上背著「Super Idol 22強」的招牌,卻唱成這樣,
我可以列出一長串「抱歉清單」,
對於節目、評審、支持親友,都感到過意不去,
更無法對已經被淘汰的伙伴交代。

還有著非常強烈的不甘心,
我知道自己不是非常出色的歌者,
能夠走到22強,根本完全超乎自己的預期,
只期待自己能夠不斷進步,
能夠有所成長進步,就算失敗也是光榮的下台,
但我卻唱得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差,
就算是練習時,也沒有這麼糟糕過。

但最後,我還是選擇了微笑。

沒有任何壓抑,
只是覺得,眼淚不是我習慣面對挫折的方式,
更何況,我已經得到很多收穫了。

失敗區等著的,是我從不覺得會落入失敗區的宗興和霸妹,
其實我覺得他們只是輸給了之前的自己,
但其實還是相當出色的。

下一位來陪我的,是小強,他下台來讓我非常意外,
因為他的表演和評語聽起來都是瑕不掩瑜,
應該可以過關的。

Josh也跟著來到了失敗區,
但他唱完的時候,我起立為他鼓掌,
因為我知道他整個禮拜都在為歌詞煩惱,
彩排時甚至近乎崩潰,聽到他能夠完整而毫無錯誤的唱完,
我覺得他戰勝了自己,應該受到鼓勵、應該覺得驕傲。

劍文的到來,則讓我非常難過。
選手中我和他最好,所以我最清楚他背負著些什麼來參加比賽,
被批評最嚴重的咬字,在我聽來其實是非常親切的特色,
我真的不覺得、也不希望他會過來陪我。
但是他還是保持著一貫的陽光,一坐過來,
失敗區的低氣壓又被趕走了不少,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可以和他當好伙伴的原因,
我們會一起保持微笑。

博清則是可惜了,歌藝沒能夠展現平時的水準,
不過我很高興且佩服,他一點也沒有失去原有的風度。


節目最後的敗部復活流程,就一如前幾次那樣的煎熬,
黃國倫老師給了失敗區的每個人一段字字珠璣的肯定與建議,
然後,就是名單的揭曉。
宗興、霸妹的復活,毫無疑問,他們有這個實力,
而剩下一個名額時,
雖然這樣講對於Josh、小強、和博清有些過意不去,
但我是緊閉著雙眼,口中一直喃喃的禱祝,
唸著劍文的名字。

結果,劍文終究是和我這難兄難弟同進退,
我也要恭喜小強,上週的落雨聲就已經出色得令人印象深刻,
而這週,我就覺得評語並沒有到失敗那麼糟糕的程度,
三位復活的伙伴,實至名歸,也希望他們能繼續前進!


這時候,我看到了對面的伙伴,開始落下了眼淚,
我非常非常非常的捨不得。

卉淇是女生之中我最好的伙伴,
看到她哭,我幾乎要跟著掉下淚來;
我很感謝卉淇、霸妹、娃娃和雅婷,
願意在鏡頭前面表達對我的不捨,
娃娃和雅婷更是哭到連妝都花了;
肇群、小強、偉豪、阿京、亦偉、
小彬、歐爺、宥恩、宗興、志良....
這些伙伴也紛紛過來給我打氣。


有人看不慣綜藝節目的眼淚氾濫,
陳珊妮老師也在自己的網站寫道,
「不需要無限制提供自己的眼淚任人消費。」
但在這一刻,我在舞台上感受到的是非常真誠的情感,
沒有人操弄、不是刻意灑狗血、也無關乎勝不驕敗不餒,
真的就是一群已經建立起深厚革命情感的伙伴,
面對分離時的依依不捨。

觀眾要隔著螢幕冷眼旁觀、訕笑怒罵,那也請便,
畢竟那一份情感,只有當事人才能體會。

而我,終究沒有掉下淚來。

娃娃還邊哭邊開玩笑的罵我和劍文,
他們哭得那麼慘,我們兩個沒心肝的卻一滴眼淚也不流。


我怎麼會不難過呢?


當我回到家,敲著鍵盤嘗試把心情記錄下來時,
離愁和孤單的感覺,像是黑霧一般的從螢幕散發出來,
圍繞在我的身邊,濃得化不開、散不掉。


之後,後台的種種,
無論是一起品評著造型師給我們的服裝髮型、
一起哼哼唱唱、瘋瘋癲癲的耍寶鬼叫開玩笑、
一起抱怨接下來的主題有多麼傷腦筋、
一起討論該選什麼歌曲、如何詮釋、
一起恭喜抽到籤王、愁眉苦臉的伙伴、......

我都將無法參與。

早就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臨,但來臨時仍難免失落。


因此在舞台上,
我格外珍惜每一滴眼淚,每一句祝福,
也感謝每一個擁抱、每一隻緊握或是拍拍我的手。
還要謝謝王治平老師肯定我和劍文的風度。


我自始至終,沒有忘記微笑。


走到這一步,欠下的人情債多到難以想像,我滿心感激。
親愛的爹娘老弟總是給我最多的支持和鼓勵,
小雞則是在各方面當我的後盾與依靠;
好多好多的祝福,
來自一次次錄影時義氣相挺、甚至製作加油海報的親朋好友、
來自先我一步畢業的同學,
承恩、鈺婷、書宇、婕欣、鶴蓉、怡蓉思蓉....
來自工作人員,小芳、美美、表哥、阿元、婉綾、Lala....
來自網路上、手機中的每一則簡訊或留言、投的每一票....
甚至連我最不好意思面對的論文指導老師,
在錄影這天都來了封信,完全沒提及我該給她的進度,
只是告訴我"I am so proud..."
擁有這些,我是何等幸運,難道,不該微笑嗎?


雖然這一次唱得荒腔走板,但是我知道自己有成長,
交到一群特別的朋友,留下的精彩回憶更是誰也奪不走的寶藏,
而若是我的歌聲,
能夠多多少少的感動一些些人、讓一些人感到愉快,
那就更值得了,
擁有這些,我是何等幸運,難道,不該微笑嗎?


是的,我笑著。


之後我仍將繼續笑著,不管走在哪一條追逐夢想的道路上。


伙伴們,你們也要繼續加油!

 



後記:

 

1. 錄影結束後,劍文和我在後台仍然不改本色,
   說笑之外,還抓起吉他就哼唱起來,
   抱怨著剛剛在台上應該效法宗興霸妹,也來唱首告別之歌。

2. 不過話說回來,我和劍文也還有機會唱到,
   因為據聞,之後一定會有敗部復活賽,
   時間賽制完全不清楚,但薛哥要我們做好準備。
   我並不期待自己會復活,
   畢竟敗部中有很多我更希望他們能回去的伙伴,
   像是劍文、博清、婕欣。
   但如果真有機會,我也不會讓自己留下遺憾。

3. 還是要提一下造型的事,
   這週的衣服是由專業造型團隊提供,
   按照我們的型來設計,
   不過在彩排試裝時,
   我對於設計師提供給我的第一套衣服完全不敢領教,
   一件V領低胸的緊身白底花圖案T恤,
   搭配同樣修身剪裁的黑色小背心,和深藍色垮版牛仔褲。
   我嚇了一跳,這跟我原本路線也差太多了,
   更別提穿這樣我不知道該怎麼唱「哭砂」。
   在婉轉溝通過後,我得到了試穿另一套衣服的機會,
   這套我就相當滿意了,
   雖然襯衫、西裝外套的組合我之前就嘗試過,
   可是專業搭配的結果卻讓質感升級不少,
   襯衫還是楊宗緯穿過的......Orz

   另外,由於我的鞋子全都不能搭配這套衣服,
   所以我遵照設計師的指示,在彩排結束後,
   去公館買了一雙銀色的All Star,
   這當然會是我為了節目支出的最後一筆置裝費,
   但這雙鞋子,我自己很喜歡,隔天穿去也頗受好評。
   (只可惜還是沒能讓我晉級......Orz)

創作者介紹

旋轉‧玲瓏

libr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